气相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气相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早餐黑摊击败正规早餐车专家吁将黑摊点正规化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01:58 阅读: 来源:气相缓蚀剂厂家

28日,三元桥地铁站,无证经营的早餐车围住了护栏。北京市餐饮协会称全市有8000辆黑早餐车。

从2002年北京市推行早餐工程,在全市范围内设置正规早餐车网点起,至今已经过去11年的时间。这11年间,北京市的态度几经转变,从决定大力推广早餐车,到去年7月,市商务委下发文件,将早餐车行业列为不鼓励业态。

多年经营下来,当年中标的5家早餐车企业,两家因亏损退出,而剩下的三家,要么要死不活,要么被人收购重组。

多家经营者称,统一加工、配送等规定,加高了早餐车成本,同时外部黑摊点的无序竞争,更让公司和摊点雪上加霜。

据北京市餐饮协会的数据,北京市仅约有1000辆正规早餐车,但街头还有8000辆以上的非正规早餐车在经营。

当年意气风发的早餐工程,如今在经营者和经营公司的眼中,已成了鸡肋。历经十余年的北京早餐车模式将何去何从,仍是困局。

经营早餐车多年的袁国礼,就要干不下去了。

11月24日早上8点,在朝阳区十里堡华堂商场西侧一座过街天桥下,袁国礼的佳明佳阳光餐饮公司早餐车,摆在了人字楼梯下方的正中间。因人字两边的楼梯口,各有六七部没有手续的流动早餐车,袁国礼这里几乎成了客流死角。

袁国礼说,这半年尤其艰难,就拿鸡蛋灌饼来说,别人一早上能卖出100多个,我们只能卖出去30多个,扣去成本、房租、饭钱,几乎不赚钱,孩子读书都是用的老本。

袁国礼的遭遇,也正是他所属的佳明佳餐饮公司的缩影。

干不下去的早餐车

当年中标的5家早餐车企业,两家因亏损退出,而剩下的三家,要么要死不活,要么被人收购重组。

袁国礼的早餐车可能因位置特殊导致困境,但好位置的摊点情况也不乐观。

在三元桥地铁站门口经营早餐车的刘女士,也属佳明佳公司。位置靠近地铁口,人流量大,按说应是赚得盆满钵圆,但刘女士却是连连叹气。

12月18日凌晨5点,刘女士和丈夫在搬下公司货车配送过来的卷饼、豆浆等餐点后,立即拆了外包装摆上早餐车。

到了上午9点半,虽然还有客人,但他必须收摊,这是市商务委限定的正规早餐车的经营时间。

收摊一结算,夫妻俩卖了200多个卷饼、100多杯豆浆,流水有1000多元。按照公司规定,她只能提取营业额的20%,仅约200元。

基本上,我跟我老公一起经营,一个月平均每人有3500块的月收入,这在公司挣得还算多的,有的摊位,夫妻两个人,一个月总共只能挣2000多元。刘女士说,她们公司以前有300多台早餐车,可如今只有百余台还在硬撑,很多人都不想干了。

这样的情况并非佳明佳公司一家独有,其他多家早餐车企业下属的摊点,经营也是举步维艰:东城多个早餐车摊点每天流水不足千元;石景山多个摊位变为小卖部,甚至直接废弃

从2002年到现在,早餐公司年年亏损,惨淡经营。佳明佳公司董事长杨垚也证实了刘女士的说法,称在金三元公司早期,有350多辆早餐车,每天十多万的营业额,但之后,亏损的金三元几乎停止了配送,营业额最少的时候,每天仅有8000多元。金三元被佳明佳收购后,目前公司也只剩100多辆早餐车还在经营。

当年5家中标企业之一的马兰拉面,当年即亏损退出,千喜鹤餐饮也于多年前退出。目前,仅剩北京首钢饮食、成龙华天、佳明佳3家,在亏损局面中支撑。

公司赚不到钱,加盟的经营者也赚不到钱,自然没人愿意干了。早已退出早餐车市场的马兰拉面一名工作人员说。

从扶持到不鼓励

2002年开始搞早餐车工程时,有160多家企业竞标,北京12个局委办参与选择。首钢饮食的一名负责人回忆。

如今的正规早餐车公司经营虽举步维艰,但在当初,很多公司削尖了脑袋都没挤进这个行业。

据当时媒体报道,2002年启动的北京早餐工程提出,在市民聚集的社区、街道设置早餐亭、早餐车,由指定餐饮企业统一配送早餐,用以解决北京人吃早餐难和早餐不卫生的问题。

相关部门曾在招标会上发布一组数据称:2/3的市民经常要在外面吃早餐,其中有70%的市民对早餐市场不满意。以北京市8个城区常住人口670万人、每人早餐消费2元计算,如果除掉30%不吃早点或在家吃早点的人,北京早餐市场每天少说也有近千万元的市场。

这些数字刺激着商家的神经,早餐市场被人们想像成了一个富矿,先后有160多家企业参加北京早餐工程的招标。在竞标过程中,商务部门将最低入围投资额由原来的500万元提升到800万元后,仍有20多家企业竞标。

首钢饮食当时的一名负责人回忆,相关部门提了两个要求,一是必须有社会化服务经验,二是必须有800万元的注册资本金。最终,首钢饮食、马兰拉面、千喜鹤餐饮、成龙华天、金三元五家企业竞标成功。

这个富矿并不好挖。

我们先后投入资金建立了配送中心、加工中心,购买了冰箱、微波炉、电蒸锅等配套设施,但干下来之后,跟我们首钢饮食一样,竞标成功的几家企业在当时的年亏损额都在百万元以上,马兰拉面和千喜鹤陆续因为亏损退出市场。

早餐车模式发展受阻后,2009年,北京市再次启动早餐示范工程招标工作,这一次,则主要针对实体早餐店。

与此前的早餐车扶持政策不同,此次北京市商务部门不仅对申报餐饮企业的早餐品种、供应时段做了明确规定,同时还要求固定座位数不少于50个。也就是说,已明确鼓励有经营场所的坐店模式。同年,首批999家早餐经营示范店挂牌,遍布全市16个区县。

到了去年7月,市商务委下发文件,明确不再审批新的早餐车网点。至此,11年前主打的早餐车,已被列入不鼓励的业态之一。 上一页 1 2 下一页

西宁定做西服

内江西服制作

玉林西服订做